学校主页 访问旧版
  • 供稿

    社发院

  •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8日

  • 阅读量

  • 文字

    邢功伟

  • 图片

    邢功伟 张雅文

社发院举办“西安事变后日本对华新认识的浮现与逆转”学术讲座

为进一步开拓同学们的学术视野,提高综合性人文素养,进一步明确学术理想,坚定学术信念,社会发展学院特别于11月26日下午在随园校区400号楼213会议室举办题为“西安事变后日本对华新认识的浮现与逆转”的学术讲座。中国近代史著名学者、日本大东文化大学国际关系学部鹿锡俊教授应邀作此次专题学术报告,校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连红,社会发展学院院长齐春风、前台湾“国史馆”馆长吕芳上、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严海建等老师及研一、研二部分学生一同参加此次讲座。

在开场环节,齐春风教授首先对鹿教授表示热烈欢迎,然后简要地介绍了鹿教授的学术背景和治学经历,最后他预祝此次讲座取得圆满成功。鹿教授首先介绍了讲座有关的几个中心问题,即西安事变对日本的对华认识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日本的对华新认识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认识;日本的对华新认识有什么局限性。在第一部分,鹿教授回顾了日本对华新认识产生的背景,他讲到,西安事变对日本来说是非常突然的,所以基于当时张学良的八项抗日主张,日本方面最先开始是决定要严正以待,以阻止“联苏容共”和阻止抗日为当时的外交目标,在具体的外交行动上,则保持中立,严密监视,不加干涉。事变发生之后,日方认为不久中国将再度陷入分裂,蒋介石的未来凶多吉少。当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国共两党形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后,日方对当时时局颇感震惊,认为之前的对华高压政策促使中方更加团结,形成了统一的抗日力量,为此日方决定要调整对华政策,由此构成了对华新认识产生的大背景。

在第二部分,鹿教授系统地介绍了日方对华新认识的要点,即日方认为中国已经基本上完成了统一,蒋介石和国民政府已经成为中国的中心,中方军事实力逐步趋于强大,而日本已经失去了对中国的威压力。在这样的认识背景下,林铣十郎内阁登场,推行对华缓和政策,日本官方表示不会再继续侵略华北,之后要致力于消除中国的误解。

在第三部分,鹿教授引用了大量的中日文献来全面地分析日方对华新认识的局限性,其中第一点就是日方认为中国抗日是因为误解了日本的本意,而这颠倒了日本侵华和中国抗日之间的关系,倒果为因;第二点日本的新认识是以维护既得利益为前提的,这一点实质是要加速侵华,不考虑放弃已经占有的中国国土和相关权益。第三点是日本政界存在很矛盾的心态,“日方后退招致中国慢”和“局部退却招致全局奔溃”的论调在日方的相关对外政策表述中屡见不鲜,不仅如此,日本表面在推行中日缓和,化解中方对日本政策的“误解”,但同时又在积极地落实“大铁锤”计划,在中方回应如不满日方期望时不惜动用武力。这样的矛盾注定了新认识政策不能长久。而日本经济使节访华团在中国的挫折成为中日政策走向的转折点,当日方要以“经济”先行调整中日关系,而中方坚持政治矛盾的解决为前提时,中日之间的关系又一次回到了旧有的轨道。之后近卫内阁上台,日本官方对华观感严重恶化,而以《朝日新闻》代表的日本媒体也在大量宣传对华强硬的论调,日方彻底转向了强硬的侵略路线。

在总结部分,鹿教授用“物因”和“心因”来概括中外关系研究中的关键要素,他指出,我们不仅要关注国家经济、资源、领土和国防等物理方面的对比,也要将事件参与者的心理、信念和对事情的判断纳入到研究考虑的范围,由此才能对历史事实有一个较为全面客观的把握。在提问环节,鹿老师对在场同学的问题进行了耐心的解答。最后,齐春风教授作总结发言,他讲到,此次鹿教授的讲座中运用了大量的中日史料,为我们呈现了中日关系研究的全新视角,而这一切与鹿教授扎实的日语水平是分不开的,所以希望大家要在年轻学有余力的时候多学外语,紧接着他回忆了鹿教授对自己的学术启发,告诫在场的同学们要博览群书,多读大家著作,不断丰富自己的认知,最后他强调学术交流是学术发展的重要方式和途径,今后我们要继续加强对外交流,欢迎中国史学研究各方的专家前来为大家作专题报告,为同学们的学术发展指点迷津。

邮箱:sun@njnu.edu.cn   电话:025-85898060

Copyright ? 2020 永利集团登录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分享到